台北近郊的山城『九份』總是讓我感到迷惘!迷惘的是六、七年前一次的造訪,使我身陷在人山人海而失去了遊覽的興致,讓我久久無法提起勇氣再次重遊。雖然迷惘,不過也算是幸運,大抵我還曾保有『九份』樸素滄涼的記憶,那也是拜八○年代導演侯孝賢的『悲情城市』所賜,讓我趕得上去瞥了一眼尚未塗上胭脂前,九份之美。

為了消耗未休的假期,避開假日上山的車潮,在上班日決定來一趟九份之旅!在忠孝東路的站牌搭上了直達的九份的基隆客運!感覺上山是一趟遙遠的旅程,但是在『忠孝東路』上等車子,到底與中正機場、台北車站等飛機、火車的感覺,硬是不一樣!沒有拖曳滿載的旅行袋與含在嘴上的登機證、沒有煩繁覆覆的check-in手續,這一趟的旅行有的也僅僅是一把傘、外加一顆心而已…….。

『九份』其實很近,但是也算滿遠的!近是因為上了中山高轉入『東北角風景區』其實是很容易上山的;感覺遠則是車資七十元的基隆客運,在台北市區繞啊繞,總把我繞進了睡夢中,未竟的旅程總叫人感覺遙遠。一通年餘沒聯絡、住在曼谷朋友的國際電話把我從睡夢中叫醒,不覺然車子已經在瑞芳往九份的山區奔馳!忠孝東路、中山高、瑞芳、不知名山區、九份、曼谷、國際電話、七十元車程的當時,讓我頗有時空錯亂之感。

當看到了海與海中的小島,九份就到了!還好,九份老街已經有整理,地上鋪上了石坂塊,略有日本函館市『八幡坂』的感覺,兩邊的商店也統一了門面,掛上紅燈攏,有京都市『祇園』的味道!不過最讓我舒服的地方還是在於寒冷的山風、稀疏的人潮,這樣冬天山城的景緻是我喜愛的出遊氣氛,或許七十元『九份』的旅行,不在於九份煤業『遺跡』的憑弔、不在於九份另類茶屋『興起』的人造風雅、更不在於九份店家『由衰再盛』的喜悅,而是一份踏山觀海,寒冷且溫暖的氛圍。

走在『九份』其中,我感覺了這個山城衰敗、興盛的輪迴!過度的興盛,超載了九份的美感,導至於衰敗的再次開始,九份好像就是這樣一路走過來,躲不過歷史的!當一間間言過其實的民宿開始招攬不到過客的時候、當一成不變的商品開始削價競爭的時候、當遊客瀏覽時間越來越短的時候……,我預感,褪去歷史的滄涼、披上現代風華的九份,在未來的山城歲月裡,一絲絲的滄涼仍然隱莫在石坂路上、在山嵐間,而這樣的輪迴仍持續著,默默然的……。

Edward




 

創作者介紹

窗外咖啡館(little thing cafe)

小事情咖啡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